集装箱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22-09-11 21:11:30 来源:hth华体会网页登录网址 作者:hth华体会网页下载

内容简介:  集装箱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E闻美政(附音频) 原创 ChineseInNY 纽约时间  就在疫情逐渐受到控制,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一个原本不太被重视的问题逐渐浮出了水面。那就是航运业的价格出现了惊人的飞涨。拿一个普通的 40 英尺标准集装箱为例。在去年夏天的时候,一个这样的集装箱从亚洲运到北美,价格是 5000 多美元。但从今年年初开始,价格突然迅猛上涨。到现在,同样的一个集装箱价格飙升到了 2.7 万美元,涨了五倍多。有关的业内人士指出,这一现象不会是短暂的,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成为新的常态。  与此同时,北美...

  集装箱危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E闻美政(附音频) 原创 ChineseInNY 纽约时间

  就在疫情逐渐受到控制,全球经济开始复苏的时候,一个原本不太被重视的问题逐渐浮出了水面。那就是航运业的价格出现了惊人的飞涨。拿一个普通的 40 英尺标准集装箱为例。在去年夏天的时候,一个这样的集装箱从亚洲运到北美,价格是 5000 多美元。但从今年年初开始,价格突然迅猛上涨。到现在,同样的一个集装箱价格飙升到了 2.7 万美元,涨了五倍多。有关的业内人士指出,这一现象不会是短暂的,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可能成为新的常态。

  与此同时,北美的集装箱货运码头却出现惊人的拥堵,被称为是“美国港口危机”。拿美国第三大货运码头佐治亚州的萨凡纳码头 Savannah 为例,目前在码头堆积的集装箱有八万多个,超出正常水平 50%。码头管理方不得不临时租用更多的土地来临时堆放集装箱。这依然不够,他们被迫在内陆寻找不那么拥挤的仓库,用火车将放不下的集装箱临时拖到内陆某地去堆放。这不但大幅增加了管理成本,也造成了进一步对运输能力的压力。而这个时候,萨凡纳港外海还停泊了 20 多艘货轮,他们排出去的队伍,长达 17 英里。

  这绝不仅仅是萨凡纳港,事实上,这是一个全球的现象,无论是欧洲还是亚洲,港口都面临这巨大的压力,货轮无法正常入港卸货,集装箱严重超过了港口堆放的能力。但令人不解的是,大量没有载货的空置货轮,却在大海上游荡。

  这说起来有点像公路上突然出现了拥堵,这可能是来这个地区的汽车突然多了起来,也可能是因为汽车发生了错配,也就说突然涌向同一个方向,造成了公路负担的失衡。

  因为 Covid 19 的疫情,导致全球生产效率的下降。航运业也受到了影响,一些货轮公司倒闭,货轮被送入船坞大修或废弃。运力出现下降。同时,配套的陆地运输也同样出现下降,无论是铁路还是货柜车,都出现雇员短缺,在码头的集装箱无法被及时地疏散运输出去。这些都类似于公路突然变窄了,就容易造成堵车。

  从今年开始,世界各地生产的恢复出现了不平衡。中国出口产品恢复很快,于是有了大量产品需要从中国运送到其他地方。中国就逐渐出现了集装箱短缺的问题。而同时,运送到美国或欧洲港口的货物,却无法立刻被疏散出去,造成了港口的积压。更为重要的是,供应链虽然开始恢复,但北美和欧洲的生产力并没有完全恢复,这就造成从北美和欧洲没有相应的货物运回中国和亚洲。

  一开始,货轮公司就在港口外等,等到有足够的货物了,再装船运回中国。但这反而加重了港口的拥堵,同时等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货轮们发现,还不如赶快回中国再拉一船过来,即使跑了一趟空船回亚洲,也比在海面上干等着强。于是很多货轮又掉头空船回了中国。走得如此匆忙,会有什么东西忘了吗?对,他们忘了带走空的集装箱。

  这就造成北美和欧洲的码头有更多的空集装箱堆积,而中国却出现了集装箱荒,大家都找不到空的集装箱可以用,集装箱的价格随之飞涨。中国不得不采取了一个政策,你运空的集装箱过来,我还付你钱,鼓励货轮们将北美和欧洲的空集装箱运回来。但他们有时候做得过头了,货轮们发现快速运送空集装箱回中国,利润比在美国装完农产品再运回去更高,这反而导致了美国一头的农产品也出现没有集装箱公司愿意装农产品的现象,这反过来导致美国农产品在亚洲的价格上涨。这一奇怪的现象已经引起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 FMC 的调查。这种运空集装箱的做法,事实上反而降低了有限的集装箱的使用效率。

  这里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来自消费者一端。因为疫情的影响,我们实际上很多消费习惯都已经改变了。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常去按摩的话,那么疫情期间恐怕不是去按摩的好时节,很多人会转而购买一些按摩器具或者按摩椅。这不是一个少见的现象。这个意思是说,很多用于购买服务的钱,现在用来购买货物了。原本计划用来旅游的钱,现在用来买新衣服了。这导致货物需求急剧上升。另外,同样由于疫情,去实体店购买货物的机会少了,更多的人开始在网上零购。购物消费增加和零购趋势,都大大地加重了运输业的负担。

  这种运输错配导致的供应链的波动,对全球物价上涨,通货膨胀率上升有着很明显的推动作用。而供应链的中断,则导致很多地方的经济复苏出现了麻烦。原本是市场和劳动力不足,现在消费恢复了,劳动力也逐渐恢复了,但原材料和配件的供应却成了新的瓶颈。这个时候,一些有实力的大商家,像 Target 或者 Home Depot 开始囤积货物或干脆自己组建航运公司,但这可能会导致新一轮的供需不平衡。

  从这次的运输业危机,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图像。原本平衡通顺的经济供需网络,会因为一个突发事件,或者某一个环境的错配,而出现大的波动,这种波动还会随着供应链和消费链向其他领域扩散。这有点像一个生态系统,一旦一环被破坏产生了扰动,整个生态圈可能都会经历一次重新配置和重新平衡的过程。

  的市场经济信奉者们一直认为,市场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可以将资源配置到最有效的地方去。这本身是没有错的。但如果简单地理解为 “一切都让市场去配置吧” 那就忽略了这样一个现实,那就是:这种市场的自然调节,是有成本的。这次集装箱危机和运输业出现的巨大动荡,其成本目前还无法估计,但没有人会怀疑这种动荡本身,将延缓全世界经济的恢复,并对某些经济结构造成不可逆的改变。在那一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下,事实上每一个被牵涉的部分,都会因为自己的利益而采取某种对策,而这些对策本身可能是相互矛盾的,可能造成更糟糕的后果。比如中国付钱让空集装箱回流中国,导致美国的农产品出现被拒载的现象,进一步加重了物流成本的提高。

  我这里最想说的是,不能把市场的这只看不见的手神圣化。市场的自我调节有时候是失效的,有时候是低效的,最重要的是,它是有成本的。人为的干涉和调配,也会有成本,也可能有错误,但这种人为干涉并不总是错的。通过市场来自我调节,还是通过人的理性来进行市场干涉,这是需要我们仔细考量和分析的事情,而不能如信奉宗教一样去信奉市场调节一定更好。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当时两位著名的经济学家凯恩斯和哈耶克之间有一场著名的论战。凯恩斯主张国家通过财政或货币政策对经济进行干预,而哈耶克则认为自由的市场可以自己摆平一切。哈耶克以及后来的芝加哥学派等自由市场的推崇者喜欢表达的一个观点是:从长远来看,市场自行调整的结果是最好的。但凯恩斯则半开玩笑地说,从长远来看,我们都是要死的。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的是,凯恩斯主义实际上在整个论战中占据了上峰,而且成功地帮助美国和西方摆脱了大萧条的噩梦,美联储到现在还在积极追求的 2-3% 的通货膨胀率,就是根据凯恩斯的国家货币价值理论。哈耶克所引领的新自由主义经济理念则从解决了70 年代的经济滞胀问题之后,开始获得了自己应有的地位。对于这两位经济学家的观点的分析,我将放在”今日美政“网站的网站版中播出。

  从集装箱危机中,我们看到,市场有时候会失灵,参与各方做出的决定有时候会出现囚徒困境而无法给出最优解。市场将出现较大的振荡,让经济付出很大的成本。在全球化中,由于目前还缺乏一个可以进行调节和干预的管理机构,这种危机暂时还没有事先预警和事后调节的可能。但随着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这种集装箱危机是完全可以通过数据预见到的。这种数据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给出一个最优解,从而避免类似危机的再次发生。这有点像 GPS 如果全部 5G 联网,配合自动驾驶,就能很大程度最优化地配置汽车路径的选择,避免交通拥堵。他们是同一个道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